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這號有毒 > 029、【眾目睽睽之下】
    翌日,路潯早早的就起了床。

    昨晚他又修行了幾次,痛得他感覺略爽。

    而經驗值也漲到了606/500。

    今晨將有大典為他舉辦,這是整個魔宗都少有的盛事。

    按理說,祝賀先生收徒,先生與后山小書齋的諸位師兄師姐都該在場才對。

    只是以先生的脾性,他是不會來的,之前收下幾位弟子時,每一場大典他都沒有到場,有時候甚至不在山上。

    先生只是吩咐過沈閻,讓他隨意操持便好。

    這不,明明新收了一名弟子,先生也沒有要回山的意思,還在俗世中遠游呢。

    那便按規矩來,由宗主與諸位峰主們操辦。

    整個小書齋,愛湊這種熱鬧的,唯有貓南北了。

    所以一向愛睡懶覺的她,今天起了一個大早。

    路潯有時候都納悶,這小丫頭不需要修行的么?

    起床洗漱一番后,路潯第一次換上了象征著他魔宗小師叔祖地位的黑色長袍。

    只是一件象征身份的衣服而已,居然是樣法器,也便是黃裝。

    路潯看一眼便浮現出了信息:

    “【一件材料珍貴但不加任何屬性的外袍】。”

    簡單點說,這就是件……奢侈品?

    路潯本就好看,披上這件黑色外袍后,如若錦上添花。

    畢竟長得好看的人穿麻袋都好看,而有些人穿潮牌也能穿出地攤貨的味道。

    走出屋子后,趴在大椅子上的貓南北都看著他道:“嘖嘖,當初當我的漂亮坐騎多好。”

    路潯沒理她,一個小蘿莉,一天到晚就知道騎騎騎。

    要不是打不過,我現在就給你個腦瓜崩兒!

    時辰還沒到,路潯與貓南北不急著前往主峰。

    他看了貓南北一眼,問道:“四師姐,你的那場大典,可有上臺訓誡?”

    大典上是有上臺訓誡環節的,有點像是讓路潯上臺給眾弟子們演講。讓他想起了讀書年代的那些“市三好學生,校優秀干部”。

    “自然是有上臺過的。”貓南北揚起了自己的小下巴。

    “喔?那四師姐說了些什么?”路潯好奇道。

    貓南北那一對貓耳朵微微一動,理所當然道:“別惹老娘,老娘一刀砍你頭!”

    路潯:“……”

    他都想象出那一天,高臺之下的眾弟子們吃了屎一樣的表情了。

    也正是那一天,執法長老公輸磐盯上了小蘿莉,知道了這貨不是個善茬。

    “時辰差不多了,走吧?”貓南北扭頭對路潯道,聽著有點像是古代獄卒對犯人說的話。

    路潯點了點頭,然后便一同坐上了貓南北的紙鶴。

    如若靠他的“11路公交車”下山再上山,未免辛苦了些。

    大典在魔宗的首峰舉辦,該到場的全部都到場了。

    一眾弟子們都想著好好看看新來的小師叔祖究竟是不是如傳聞中的那樣好看,也想看看這位說跳崖就跳崖,而且還真沒死的年輕長輩有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紙鶴在空中飛著,距離主峰已經不遠,路潯已經大概可以看到底下的魔宗眾弟子們。

    還別說,魔宗的弟子數量與正道四大宗門還真沒法比,但也有不少人。

    紙鶴落地,眾人的目光齊齊聚焦在路潯身上。

    路潯倒也落落大方,他們想看,那便讓他們看唄,自己又不是古文中記載的衛玠,他可不會被人看死。

    相反,他也在打量著周圍的弟子們。

    特別是那些與他目光交錯的女弟子們,不少居然紅了臉蛋。

    “小師叔祖居然比傳聞中的還要好看!”

    只不過魔宗的宗門風氣比較奔放,女弟子們雖然略有羞意,但還是紅著臉繼續盯著他看,仿佛多看一眼都是賺到。

    對于類似的目光,路潯已經有些習慣了,只是有的男弟子臉紅做甚!?

    貓南北調皮,故意沒有把紙鶴直接降落在高臺上,把路潯扔下后,自己飛了上去。

    路潯現在又還不會飛,所以他要穿過所有弟子,然后一路走過去。

    這下子好了,隨著他的走動,人潮自動讓出一條道來,小道旁的眾人齊聲道:“見過小師叔祖!”

    聲如奔雷,響徹云霄!

    路潯在人群中尋找著季梨的身影,好不容易才看到了拼命墊著腳尖的她。

    路潯沖她微微一笑,結果那一片區域的女弟子們全紅了臉,眼神都快柔出水來了。

    穿過一眾外門弟子與宗門執事,里頭內門弟子的數量就要少得多。

    其中,慕容燕是最顯眼的一位。

    這些內門弟子一個個的修為遠超路潯,放到凡世,全都當得起一聲仙師。

    并沒有發生什么小說里描述的那種弱智情節,哪怕他們都是天驕,哪怕如今路潯的修為如此低微,所有內門弟子也都恭恭敬敬的道了一聲:“拜見小師叔祖!”

    如果一個人,連禮貌都不懂,連基本的素質都沒有,一個大宗門憑什么培養他們當核心弟子,就不怕這種人惹出什么禍端來嗎?

    魔宗對外的確是出了名囂張跋扈,百無禁忌,但宗門內也是講規矩的。

    更何況尊重路潯便是尊重先生,哪怕他這輩子都無所寸進,這輩子都只是個凡人,魔宗弟子也愿尊稱他為小師叔祖,也不會覺得有什么丟人的。

    ——魔宗的所有弟子,都以先生為榮。

    路潯再往上走,便是諸位長老與峰主,當然,還有站在人群中央閃閃發光的宗主沈閻。

    眾人趕緊迎了上來,道:“見過小師叔!”

    唯有戲弄了一把路潯的貓南北笑瞇瞇的站在一旁,還沖他吐了吐舌頭,就差來一句“略略略”了。

    “臭蘿莉!”路潯在心中道:“仗著自己長得可愛就胡作非為!”

    不過讓他感到訝異的是,明明只是在人群中走了一圈,怎么宗門聲望值……漲了!?

    聲望值從900點開始小幅度的增長,增長速度不算快,但也絕對不算慢!

    他剛剛明明什么都沒做,只是首次公開露了個臉而已……

    只不過這個增長速度,距離2000點聲望值還是有不少距離的。

    一整套流程走完,最后的步驟是由路潯上臺給魔宗弟子們訓誡。

    走上高臺后,所有人都洗耳恭聽著呢,可他卻一句話都沒有。

    他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掃視了一下全場。

    在場的每一位可愛的晚輩們,都被他視為了聲望值收割機。

    路潯從來都是一視同仁,把所有人都看作了工具人。

    他就站在高臺上,微風拂過,吹起衣角,姿態很是從容。

    他的笑容很是和煦,如若暖陽,又因為長得過于好看,而顯得風度翩翩。

    他依舊一言不發,就是笑。

    然后,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路潯默默的點了一下……

    ——升級。

    ……
瘦的最快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