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能看到資料欄 > 022 牛頭人計劃
    陳言利用全知搜索引擎,早就得知了這個想法。

    本以為,這只是羅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荒唐念頭。

    萬萬沒想到,他還真的付諸行動,說了出來。

    “找我?”陳言抓了抓頭發,一時間沒想好該如何應對:“這個……不太合適吧。”

    “有什么不合適的?”羅雨試圖揣測他的顧慮:“覺得身家相差過大?”

    “唔……有這個因素吧。”

    “錢是賺不完的,我們應該駕馭錢,而不是被金錢奴役。”

    你的身家有多少,好像不重要吧。錢我們有的是,也不缺你那點兒。

    要說情感的話,你們多多接觸培養一下就行。后續我會安排……”

    “等等。”陳言打斷對話,驚詫地看向對方:“你認真的?”

    “當然啊。”羅雨理所當然的點點頭:“不然跟你說這么多干嘛。”

    “羅蕓不是有未婚夫嗎?”

    陳言面色尷尬,扯了下嘴角:“那我這算什么,牛頭人?”

    羅雨面色略有些尷尬,并不答話,四五個呼吸后,他抬頭回應道:“沒錯,她確實有個未婚夫。”

    說到這里,羅雨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你的機會就是替代未婚夫,讓這場婚約作廢。”

    “哈?”

    陳言脖子朝后一縮,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現在小說里男主角退婚流泛濫,改女主退婚了嗎:

    “你不覺得這個有點……唔……有點狗血,或者說唐突嗎?”

    “沒錯,是有一點。”

    羅雨對此也不否認:“誰讓老姐這么多年,就對你一個異性朋友上了心。我要是有其他選擇,肯定不找你。”

    “哇,你這樣說很傷人呀。”

    “怕什么,你才沒那么玻璃心。”羅雨看向他,嘴角一勾:“說不定,還正中你下懷呢。”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陳言覺得沒什么好隱瞞的,索性大方承認:

    “你說的沒錯,這種好事,換作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會拒絕。”

    “所以呢,你也不例外?”

    “對,我也不例外。”

    “我還期待你跟別人不一樣呢。”

    “說不定,我在某些方面確實跟別人不一樣,你姐才對我感興趣?”

    “哈哈哈。”羅雨一拍大腿,也不知道聽懂內涵了沒有:“有道理。”

    全知搜索引擎的上限極高,同樣也極低。

    潛力的大小,完全取決于使用者怎么搜索。

    很多事情,陳言接觸不多。

    在沒有具體目標的情況下,只能從表面信息入手。

    他希望借此機會,多了解一些核心的事情:“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你說。”

    “就羅蕓那未婚夫李俊彥,你覺得這人怎么樣?”

    “見過但不熟,而且我姐說過不太喜歡。”

    “為什么?”

    “說他氣場太強,相處有壓力。其實除了家里人,老姐平時跟異性連話都不說。”

    說到這里,羅雨抬手指向陳言:

    “當然,你不一樣。當時在KTV老姐主動找你,著實讓我驚訝。”

    “這么高冷?”

    “嘁,這哪里是高冷,她有厭男癥。”

    “啥?”

    “厭男癥。”

    羅雨重復了一遍:“說直白點,就是排斥異性接觸。”

    這一點,陳言還真沒發覺。

    由于當事人沒在這里,無法通過全知搜索引擎查詢來源和起因。

    陳言眼珠一轉,開口問道:“怎么患上這個的?”

    羅雨走過來坐到另一側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小時候家里管得特別嚴,不準她跟其他異性有任何接觸。

    加上從小讀女校,除了家里人跟仆人,沒見過其他男人。

    上大學的時候,老姐遇到一些想揩油的學長,從此就非常厭惡跟異性接觸。

    就算找心理醫生治愈了,她還是對異性保持著距離。”

    “原來如此。”

    陳言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想起一些細節。

    難怪羅蕓在KTV和菲斯酒吧,都跟弟弟待在包間。

    還有她面對自己時,那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原來是心理因素作祟。

    “我可警告你啊,陳言,不許因為這個嫌棄她。”

    “怎么會……”

    “我姐人很好的,工作能力又強,優點可多了。反正啊,你多接觸接觸就知道了。”

    這些事,得以后確認。

    陳言思忖片刻后,把話題拉了回來,提出自己的疑問:

    “有一點我還沒法確認,就算我成為羅蕓的男朋友,也沒法取消婚約吧,除非我們……”

    “bingo,恭喜你答對了!”

    羅雨贊許地拍了下他的肩膀,給出了答案:

    “只要你跟老姐生米煮成熟飯,兩家的婚約應該就能取消了。”

    “說得輕巧,你出這餿主意就不怕李家找麻煩?”

    “生意場上有家族照應,問題不大。暗地里的,就要靠你多多幫扶了。”

    陳言呵呵一笑。

    搞了半天,這小子把如意算盤打到了他的身上,真是好算計。

    陳言干咳一聲,提出這個計劃的漏洞: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他就好這口,或者為了利益,堅持把羅蕓娶過門怎么辦?”

    “對啊,這么說好像也是。”

    羅雨一拍腦門,露出懊惱的神色:“要是李家只圖財不圖色,那老姐有沒有懷孕都沒差。先當個接盤俠,以后就有借口撕破臉皮了。不行,這個辦法不行。”

    陳言看向陷入糾結的羅雨,同樣絞盡腦汁的思考。

    不論是出于對羅蕓的復雜情感,還是為了謀取更多的利益。

    他都有充足的理由參與進來,解決當前的難題。

    只是,這個實在太棘手了。

    想要退婚,沒那么容易。

    他苦思冥想,對羅雨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可以把錄音交給家主,然后說明情況,直接取消婚約嗎?”

    “參與錄音的是李振,不是李俊彥本人。他要是心狠一些,直接把下屬賣了,就能把關系瞥得一干二凈。加上非法獲得的證據不能呈堂,想通過這個取消婚約不太現實。”

    “嘖,難辦啊。”

    陳言身子后仰,倒在沙發上。

    半晌,他忽而起身,說道:“不如……”

    ……

    寧愿作廢都不投我,不如把推薦票撕了吧。

    (ノへ ̄、)偷偷抹淚
瘦的最快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