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城堡 > 第7章 冒險
    我的電腦、我的文檔、控制面板,網絡鄰居......回收站...

    這些都是西門熟悉的字眼,代表著電腦桌面上的一個個快捷方式。

    這個房間叫“我的文檔”。

    理解起來不是太難,那就是我的文檔這個目錄,現在成了一個房間,如果電腦是大房子,目錄理所當然就是房間。

    為什么一下就在這個門前呢?

    或許是因為人在電腦里頭速度跟移動鼠標一樣快。

    西門再試了一下,他盯著另一個房間門。

    瞬間他就到了那門前:“我的電腦”

    西門伸手按著門,很快門上現出字來:

    “顯示連接到此計算機的驅動器與配置”

    西門想了想,飛快拍了兩下門,門瞬間縮到兩邊。

    一個長長的白色走道,左邊的墻是藍色,近處是一個個方形的按鈕,遠端是一扇扇門,右邊墻是白色,全是門。

    天花板和地板都是淡灰色,很有現代感。

    往里走了兩步,走道兩邊,右邊的第一個門上寫著C盤,左邊第一個按鈕寫著查看系統信息......

    西門觀察了一會,很快就小心退出。

    他現在還不敢隨便走動。

    別以為自家電腦你就多熟。陌生的走道隨時可能潛藏著危險,當初黑客帝國里頭,那無窮多的門簡直會把人逼瘋。

    還有那生化危機里頭,進了通道命懸一線,被光切塊。

    必須茍!

    ……

    回到大廳,這兒應該就是桌面了,西門盯著回收站,刷地他瞬間移動到了那回收站門前。

    手按門,門現字“包含您已經刪除的文件及文件夾”

    西門拍了兩下,門開,一房間如山的雜物。

    過道很寬,西門走了進去,隨手拿起地上的一本書,上面立刻浮現一片說明文字,西門看得無趣,丟回地上。

    回頭望了下,門邊墻上有兩個帶著字的按鈕。

    一個是:清空所有

    一個是:還原所有

    意思很清楚,但西門不敢亂動。

    要知道他也在這回收站里,萬一清空連他都清沒了怎么辦。

    至于還原所有,萬一把自己給帶飛了又怎么辦?

    扭頭四望,進來的門邊右側墻邊上還有幾個門,其中有一個正是“我的文檔”

    這里頭空間感很奇怪,如果是現實世界,那門后應該是大廳,但電腦卻就是這樣,雖然是門,但其實只是個快捷方式。

    如果要改動這個位置指向,就得進入到注冊表里頭改。

    西門一邊想,一邊移到那門前。

    拍了兩下。

    門開。

    一個超大的空間,擺著無數的書架,書架上放著書,也放著像是畫框一樣的東西。

    也有些雜物打著包被放在地上。

    西門輕輕用腳碰了一下,沒反應。

    回頭盯著門背后看,上面慢慢浮出一個地址。

    西門點點頭,他的“我的文檔”確實是放在D盤。

    抬頭繼續打量。

    就在門邊墻上,還有關著的門,從理智上來說,這門一開應該是走道,但西門一看那門就知道,那應該是下一級的文件夾。

    門上標著的是“論文素材”、“課程”、“求職”......

    十數個門一列排開很是整齊。

    不知道如果推門進去,里頭會是走道還是房間,......

    西門推開論文素材房間。

    視野所能看到的地方,全是架子,上面整整齊齊擺著書和別的什么東西。

    熟悉的文檔和資料,都是他多年存留下來的。

    靠墻有些書架像是罩上了一層隱隱的光。

    西門能看得見,然后他很快就知道這是因為這些文件被隱藏了。

    如果是做夢,夢里的世界往往都是模糊不清的,人在夢里不可能這么清楚地看到這些資料書。

    嗯,真的是書,名字都好清晰地看在眼里。

    每一份資料都被具像成一本書,按著他的習慣擺放在一個個架子上,分門別類,......

    ……

    西門走到一個發著隱隱毫光的書架邊上,這上面掛著個“書籍”金色牌子。

    從書名看,這都是自己下載過的文本文件,西門皺皺眉頭,他記得這應該是個目錄,怎么會只是個書架?

    難道是因為最后一級子目錄在這里就體現為書架?

    或許是預覽功能。

    但實際操作是....西門伸出手,摸到了書,一本一本,真就像書店那種實體的感覺。

    這些書也挺奇怪,除了封皮顏色略不同,厚度完全一致。

    有些書有著精美的包裝,抽出來就可以看。

    有的書卻不像書,被非常細的麻繩扎得緊緊的。

    “壓縮文件...”

    他抽出一個紅黃相間的壓縮包,書背上面寫著《飛越三十年》RAR的字樣。

    手扣了兩下,打包帶很結實,像糊在上面一樣。

    “這怎么打開?”西門拍了一下。

    “放下讓俺來!”

    一聲大吼把西門嚇大跳。

    只見不知從哪冒了出來一人,相貌非常粗獷:

    身高五尺加二寸,那二寸是頭發如鋼絲豎著,方鼻闊口眼若銅鈴壓著滿臉橫肉,一身紅黃工裝緊裹著的是滿滿爆炸肌。

    西門吃驚后退半步,第二次在這城堡里見到大活人了。

    “城主俺贏啦!”

    那人熱切看著西門,一邊熟練地拿過西門手中的包裹:“城主您要開包是吧?放哪?”

    “什么贏啦?”

    你贏了什么?這口音哪的?東北還是西北的。

    “俺名字,贏啦!這么多年不都是我幫你打包開包的嗎?怎么見了面跟不認識一樣!”

    這贏拉爾有點不高興了,嗵了下自己胸口,“算了你貴人多忘事...這你就說放哪吧!”

    西門被懟得有點臉熱,再看這貨的胸,衣服有點破,露出里頭結實的運動背心,上面紋著黑字,Winrar。

    這,這不是那個專門壓縮解壓的軟件嗎?

    西門算是想起來了。

    “Winrar…贏啦…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這么叫......”

    西門有些無語,你怎么能姓贏呢?你不是老外嗎?你又怎么長成這樣呢?

    “沒關系,反正您是城主,態度差也正常,以后記得注冊就行了。”贏啦語氣怪怪的。

    西門看著他,感覺這人話里沒啥敬意,貌似態度差的是你吧!

    馬去說過,員工對老板態度差只有兩個原因:

    一,錢沒給夠,

    二,心委屈了。

    這貨脾氣這么大,或許是因為我沒注冊......我,贏政,打錢

    可你不是破解版的免費軟件嗎?

    誰會去注冊還要給錢。

    可破解版的就破衣服?

    難怪心有怨氣!

    西門沉吟,小心打量著這位哥,跟前頭小三三六零一樣,都是軟件程序,都是安裝在自己電腦上的,也都認自己是城主。

    難道說,電腦里頭所有程序都活了?

    而且還成為了自己手下?
瘦的最快的方法